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 > 正文

2019老马识途84888平特论坛:专访宋晓梧:东北振兴的突破口在于解决好民生问题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长春热线小编 时间:2019-09-12
导读:原国务院东北振兴办副主任宋晓梧表示,国外老工业基地转型了50年还没敢说成功,如果从2003年算起,我们的东北振兴才搞了16年。因此,我们要认识到东北转型和振兴


宋晓梧核心观点:

1.东北振兴战略提出的背景是,东部地区和包括东北等地在内的其他地区的差距拉大,中国经济出现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2.2003年-2012年,东北经济经历了“黄金十年”,东北获得了较快的发展。但也正是过分看重GDP增速,掩盖了改革不到位、不深入的问题。

3.东北地区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进一步理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4.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看,东北在维护国家“五大安全”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也不能简单以GDP增速作为衡量东北发展的标准。


曾担任国务院东北振兴办副主任的宋晓梧。 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作为中国建立最早、工业化程度最高、规模最大的重工业基地,东北三省曾被誉为“共和国的长子”。然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东北经济逐渐失去往日的荣光。

如何重振东北经济?“九五”规划就提出,“积极支持和促进东北等地的老工业基地改造和结构调整”。2003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制定了振兴战略的各项方针政策。党的十八大以来,实施了新一轮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

2004年5月,宋晓梧担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亲历了东北振兴诸多政策的制定和重要事件的发展。在宋晓梧看来,东北振兴战略提出的背景是,东部地区和包括东北等地在内的其他地区的差距拉大,中国经济出现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2003年-2012年,东北经济经历了“黄金十年”,但之后便遭遇经济增速大幅下滑。“这十年全国重化工业快速发展,和东北原有的产业结构高度契合了,东北获得了较快的发展。但也正是过分看重GDP增速,掩盖了改革不到位、不深入的问题,当中国经济进入转型期,东北地区的经济结构难以适应这一调整,出现了比全国其他地区更大幅度的下滑。”宋晓梧直言。

近年来,东北开启了新一轮振兴。十九大对东北振兴提出新的要求——“深化改革加快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宋晓梧认为,东北目前面临的很多问题,实际上还是很多老问题没有解决好。其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理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对此,在推进国企改革的同时,要大力发展民营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从更广阔视野看,德国鲁尔煤矿区、法国的兰斯老工业基地和东北地区面临同样的转型困境。而前者在经济转型的道路上已探索了五十余年,仍无法评价转型成功与否。

对此,宋晓梧直言,也要认识到东北转型和振兴的长期性,不能要求一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同时,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看,东北在维护国家“五大安全”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也不能简单以GDP增速作为衡量东北发展的标准。


宋晓梧在黑龙江伊春调研。 受访者供图



东北振兴战略的逻辑是区域协调发展

新京报:从1995年到现在,国家出了很多的政策来支持东北振兴,这些政策的逻辑是什么?

宋晓梧:实际上,1995年之前国家就开始出台振兴东北的相关政策,政策的逻辑是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东北有过辉煌的发展史。当年,苏联援助中国的156个项目,有三分之一落在东北,东北的工业体系初见雏形,也产生了很多大家熟悉的工业企业,比如一汽、一重、鞍钢、沈阳飞机制造厂、大连造船厂等。在“三线建设”的时期,东北为中国工业化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很多企业向全国各地实行援助。比如,湖北十堰的二汽就是在一汽的援助下建立起来的,各地许多钢铁企业是鞍钢援建的。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从侧重内地转向开放沿海地区。一方面,东部沿海地区通过吸引外资、人才等,获得飞速发展,另一方面,东北地区因国有企业的负担较重,以及体制机制方面的问题制约,转型和改革艰难,发展相对落后。这样,东部地区和和包括东北等地在内的其他地区的差距拉大,中国经济出现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先是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后来又提出了振兴东北、中部崛起等战略,希望通过一系列的措施促进全国四大板块(东部、西部、中部、东北)协调均衡发展。

新京报:2003年,中央明确提出东北振兴的战略,2004年国务院成立了振兴东北办公室。在这一轮振兴东北期间,国家针对东北出台了哪些政策,效果如何?

宋晓梧:我当时担任东北振兴办副主任。总体看这一时期振兴东北的政策大概可以分为几部分:第一,为提高东北的GDP增速,国家加大了对一些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的投资,也在东北率先出台了增值税转型等政策,还在东北实行对外对内开放的优惠政策,吸引外资和长三角、珠三角等地的民企前来投资。第二,针对东北老工业基地资源枯竭早的特点,率先在东北实行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政策,之后逐步推广到全国。第三,在东北国企改革中,为解决大量职工下岗等问题,东北从2000年开始率先着手建立、完善社保体系试点。

“黄金十年”掩盖了改革不到位不深入的问题

新京报:从2003年到2012年,东北经济经历了“黄金十年”。但“黄金十年”刚过,东北经济增长急速下滑,原因是什么?

宋晓梧:“黄金十年”,东北地区的GDP保持了可观的增速,有时甚至领先全国。但对这“黄金十年”,我一直认为应该从两个方面客观理解。

第一,东北“黄金十年”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体制机制的转变。比如,这段时期,国企改革确实取得了一些进展。从东北三省国有企业对GDP贡献占比看,2003年左右这一数据高达百分之八九十,甚至在大庆等部分城市完全是国有企业一统天下。经过十年的改革发展,这一数据平均下降20%,辽宁有些地区甚至下降了30%到40%,民营企业从而也获得了一定的发展。

第二,如果从深层次来探究“黄金十年”,我的一个体会是,东北“黄金十年”正好赶上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阶段,当时重化工业快速发展,需要大量的能源原材料、装备制造业,而这与东北的产业结构正好相契合,东北经济从而获得了较快的发展。当中国经济从追求速度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时候,重化工业必然要转型,加上去产能等措施,东北经济在这些年出现了断崖式下跌。实际上,在中国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山西、河北等能源、原材料大省和东北地区经济结构相似,其经济增速也在这些年出现了较快下滑。

我觉得非常遗憾的是,在东北经济“黄金十年”的时候,东北的产业结构调整相对迟缓了。

新京报: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东北经济结构调整缓慢?

宋晓梧: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过于强调GDP的增长。“黄金十年”期间装备制造业、能源原材料等产业可以为GDP增长做贡献,推动东北经济高速发展。但因为对经济发展比较满意,又过分看重GDP增速,创新、改革的动力相对不足,也掩盖了改革不到位、不深入的问题,这就导致当中国经济转型时,东北地区的经济结构调整的节奏跟不上。   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是“厂办大集体”的改革。2004年国务院成立处理“厂办大集体”问题领导小组,我是这个小组的成员之一。当时,我们以东北为典型制定的处理“厂办大集体”政策推广到全国,结果其他地方较快解决了这些问题。而东北正值“黄金十年”,地方政府的日子过得不错,有地方领导跟我说:“我(政府)现在还过得去,解决厂办大集体太费劲,何必把睡着的孩子拍醒给糖吃。”就这样,东北国企的“大集体制”迟迟未解决。现在这一问题又暴露了出来,到2014年,东北地区大集体职工占全国40%以上,解决“厂办大集体”又被重新提出来。

其实东北错过了很多发展转型的机遇。本来很多政策是针对东北制定、出台的,为什么别的地方就能执行把问题解决了,但东北那块就不行?当时东北地区一些地方政府只是想着争投资,上项目,提高GDP增速,在深层次改革上下的功夫少。当然,这个问题并不是只有东北存在,只是东北比较突出。


2007年宋晓梧在大庆市的企业调研。  受访者供图


责任编辑:admin
栏目分类
启明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吉林省蓝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硬件支持
Copyright © 2012 ccradio.cn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2003702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吉备2012002号
版权所有 长春热线 长春视听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0431-88462237 站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