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 > 正文

长春“里子”“面子”的辩证法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9-12
导读:长春里子面子的辩证法 2018年初秋,吉林省长春市伊通河畔的南溪湿地,波光粼粼。就在两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烂洼、沙坑和鱼塘,充斥着生活垃圾和建筑废弃物。 作为全国缺水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长春实现这一转变并不容易。事实上,此前伊通河治理已有三十年之久
长春“里子”“面子”的辩证法



    2018年初秋,吉林省长春市伊通河畔的南溪湿地,波光粼粼。就在两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烂洼、沙坑和鱼塘,充斥着生活垃圾和建筑废弃物。

    作为全国缺水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长春实现这一转变并不容易。事实上,此前伊通河治理已有三十年之久。

    而伊通河的巨大变化,只是近两年长春建城史上最大规模旧城改造的一个缩影:在这场系统化的城市改造中,长春既挣足了“面子”,提升了城市“颜值”,也优化了“里子”,改善了城市治理运行的效能。

    一条河的接力

    从1986年算起,伊通河治理已进行了三十多年。但这项长春市多年的“一号工程”却一直难以完美收官。

    “30来年治河的经验告诉长春人,如果只治理一个区段,整个流域内的支流与另外区域的污水照样会将干净区段再次污染。”长春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王世忠向记者介绍,破局的契机始于两年前。

    2016年,吉林省委常委、长春市委书记王君正实地勘察伊通河现状后,明确提出在“综合”二字上做文章,要对伊通河“全流域、全区段、全方位”实施系统性改造与建设。

    “全流域、全区段指的是治理范围。”长春市规划编制研究中心基础设施规划研究部负责人王冬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全方位则指的是本轮治理不是以往单一的防洪与治污,而是从水质改善、防洪安全、景观提升、交通完善、产业植入等方面多位一体、多管齐下。”王冬明说,水污染治理,表象在水里,根子在岸上,不仅是一场持久战,更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

    “长春没有同类经验可以借鉴,只能边学、边干、边磨合。”他说,最终,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担任伊通河综合治理领导小组组长,下设11个工作组、16个指挥部,建委、水利、规划等各部门和相关单位“对号入座”,进驻指挥部现场办公。

    “为了破解融资难题,我们采用了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模式;为了解决征拆难题,我们通过航拍实时监控、与政法机关建立日常沟通联系机制。”长春市征收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桂林介绍说,长春的探索还包括“属地吹哨、部门报到”的联动运行机制、“河长+警长”的护河模式等。

    如今看来,这是长春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投资最多、治污最彻底的一次治理工程。

    为了经得起历史的考验,长春一方面“敞开门”通过规划公示、微信平台互动、电话回访等多种方式让群众积极参与到治理中;另一方面对每一项方案坚持做到不经专家论证不实施、专家意见不一致不实施。

    比如,为了解决水从哪里来,长春就研究比较了客水引进、中水回用、原水补充三个方案。

    “可能很多人想不到,长春是一座缺水的城市。据水利部数据,长春多年来人均水资源占有量356立方米,仅相当于全国人均水资源占有量2220立方米的16%。”王冬明说,水源问题是本轮治理战役的突破口。

    如果不解决水的来源,即便将污水应截尽截、河床清淤干净,河道沉疴仍得不到根治。

    最终,中水回用成为各流域生态补水的主要方案。

    “诸如此类的方案论证还包括:调蓄池用人工手段还是生态办法?仅中段流域我们就召开了20多次论证会,既邀请了外地院士,也邀请了有本地经验的专家,拿不准就先试点。总之,要确保治理工程经得起历史检验。”王冬明说。

    “像家装一样改造城市”

    如今的伊通河成为了贯穿城市的“绿色走廊”,而这,只是长春旧城改造工程的一个缩影——2016年,长春启动了建城史上最大规模的旧城改造提升工作。

    “这个决心不好下。”王世忠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旧城当改,但是内容繁杂、投入巨大、标准不一、众口难调。

    “仅说这么大的规模,最高峰时期,光一线施工就有一万多人在大兵团作战。工人怎么保障?错峰怎么安排?一个小环节的疏忽大意都可能出大问题。”他说。

    然而,长春却迎难而上,提出“像家装一样改造城市”。

    在长春市南关区,从规划设计到施工管理再到完工验收,都组织了居民全程参与。

    “我们从全国200多家规划院中招标了37家。这些中标的规划院,被要求必须融入当地,在长春住下来,了解市民的文化和多样化需求。”南关区委书记谢志敏向本刊记者介绍,按照一个街道一个规划院的方式,社区干部带领设计院对商户和老旧居民区逐一走访,对各类问题系统梳理,逐个研究破解方法。

    “每一项设计方案都会反复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也会跟着施工队监督。”南关区平阳社区曙光街道办事处的居民马明华告诉本刊记者,街道办事处定期组织居民们学习施工管理、场地管理,他们也会跟着街道聘请的管理公司一起去查验施工材料合格证、施工材料台账、进场建材证件、质量检查和实验报告等。

    “如果老百姓不满意,项目还会推倒重来。”谢志敏说。

    比如,绿园区青年路新竹花园小区罗马广场,就在改造中叫停。

    “因为绿园区青年路街道社会监督员高金兰发现,规划设计图虽然很美观,但不方便老年人、儿童、残疾人行走。”王世忠向本刊记者介绍,经多方研究讨论,绿园区建好的部分当即拆除,该处规划图纸按百姓实际需求重新修改,并择期复工。

    “群众说好才是真的好。”王世忠说,“让人民群众在共享改革发展中不断增强幸福感和获得感,已成为我们一切工作的落脚点和出发点。”

    先里子,后面子

    “改造先里子,后面子。”王世忠说,在长春的旧城改造中,市委市政府确定了“先地下、后地上,先功能、后景观”的原则和时序。

    “看不见的地方更需要下大力气。深埋在地下、看不见的地下管网,才是一座城市品质的重要体现。”他向本刊记者介绍,长春地下管网总计20343公里,亟需改造的老旧高危管网4207公里,70%集中在老城区。特别是小区排水、供水、燃气等问题,群众的投诉长期居高不下。

    “但是,地下管线复杂,天然气、光缆线等相互交错,有的建设年代久远,地下资料不全,有的一点图纸都没有。”他表示,老百姓就看着我们一米一米、一栋一栋地在淤泥里摸索着翻新,看了都说服。

    2017年,长春改造公用管网860公里,2583公里严重影响市容的电力和通信架空线实施落地或规范。

    里子要狠下苦功,面子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比如如何确定城市的色彩?要充分考虑城市的历史发展和色彩本身的特点等因素,同时还要确保城市的色彩、街道的色彩以及景观的色彩保持和谐统一。”王世忠说。

    20世纪70年代,法国色彩学家朗克洛通过对诸多城市的研究,提出了“色彩地理学”学说,指出自然和人文地理因素共同决定了一个地区或城市的色彩。比如老北京的灰墙灰瓦和绿树,透着古都浑厚、朴实、宁静的文化底蕴。那么,属于长春的应该是怎样的颜色?

    王世忠回忆起和谢志敏一起去哈尔滨看楼的往事。

    “我们从日出看到日落,不同的光线下,不同的角度,同一座楼的颜色都会不同。”谢志敏对本刊记者说,“我们看着哈尔滨,心里想着长春。长春拥有大面积的森林、又有积雪覆盖,所以考虑城市色彩规划的过程中必须考虑到绿色与白色的和谐关系。比如偏暖的红色,就会显得具有生命力。”

    这可就苦了来长春接活的设计公司,既要接受当地的培训,了解长春历史、学习改造总规划,还要和施工队一起蹲守着看光线。

    “两年下来,长春的干部们既要跨部门联动协作,要深入群众为人们服务,也要和各种专家打交道。现在,我们对建筑、规划里的门道算是门清了。有的精益求精,都快成了艺术家。”王世忠说。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社区建设工作推进会议11日在长春召开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分类
启明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吉林省蓝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硬件支持
Copyright © 2012 ccradio.cn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2003702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吉备2012002号
版权所有 长春广播电视台 长春视听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0431-88462237 站长信箱:234590787@qq.com
Top